本章内容为《山崖下的兽人世界》第二章屍人来袭的全文阅读页
麻雀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网 架空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玄幻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武侠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仙侠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耽美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科幻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综合其它 热门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总裁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灵异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乡村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校园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网游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竞技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
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排行榜 都市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言情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穿越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重生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历史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军事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官场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推理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同人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
好看的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
麻雀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网 > 热门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 > 山崖下的兽人世界? 作者:雷觅 书号:49070? 时间:2019-9-4? 字数:8399?
上一章   第二章 屍人来袭    下一章 ( → )
  青伦确实是不愿再喜欢上谁。

  直到遇上溥襄之前,他心里头就只有如何把天下贪官恶人全数除去这个念头。自小时候在玄武派学武,他从来都是心无杂念的,从不想着儿女情长、名利权势,才能比同门师兄弟更快掌握到武巧要诀。

  就算掌门想要收他为入室弟子,他亦断然拒绝。

  不留恋任何名利、任何人——才让他在十五岁的时候,可以带着一身高强的武功离开玄武派,成为江湖上专杀权贵的“青伦”

  然而那他潜心修来的武功彷如浮生梦,一点即破,最终轻易地输在一人手上,那人不用一剑一箭,一兵一卒,便将他杀死了。

  “青伦——”彷惶间,青伦听到了溥襄的声音,大多数的时候,溥襄都是这样唤他的,唤得曼靡多情,实则是包着利刃的天籁之音,一步一牵引他到绝地。

  他的坠落,至今仍未停息。

  “青伦——”那人又唤了他一声,青伦才猛然觉醒,唤他的人不是溥襄,而是布沙书。

  是啊,他现在身处在一个没有溥襄的天地之中,所以是绝不可能听得到溥襄的声音的。

  “布沙书?怎么了?”青伦问。

  “青伦,我了些食、物,你也该,饿了。”布沙书递给青伦一个木碗,里面放了,叠得跟饭似的。

  青伦不知这世界是如何,可在苏国,虽算不上什么名贵稀有的食物,但普通人家绝不可能每天大鱼大,布沙书却对他这个初识之人奉上这么的一盘,让他很不好意思。

  青伦推说:“你不用给我这么多…我吃菜就好。”

  布沙书说:“我看你、好像很不高兴…的样子,便给你…”

  “那你呢?”青伦问,他就算是吃,也不想把人家的家里的所有一并吃光。

  布沙书笑着捧起自己那盘跟巴掌一样高的

  青伦被他那如同赤子的笑容惹笑了,转念一想,也许这部落有大量牧畜,而且这也是人家的一份心意,便坦诚地接过了自己的那份。

  再者,这里不是苏国,他不需害怕有人要毒害他追杀他,他该安下心。

  吃过饭后,布沙书半强的推青伦到那铺了新兽皮的木上,青伦挡不住他的热情,顺势在角落寻了个位置,手执沧海剑,倚在墙边浅眠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只知道黑夜还没过去,青伦张开了灵动的黑眸——他没敢真的睡,他对这世界还不熟悉,他不敢睡——他在江湖的那几年,都习惯如此,谁知道有没有人在暗处,正准备等他睡时刺杀他,安心这词对他来说太陌生。

  他不怕死,只怕死得窝囊。

  青伦望向边,兽形的布沙书正窝在下睡觉。

  屋内没有灯火,布沙书又是头灰色的豹,青伦需靠着立在屋外的火把,定晴好一会才看清楚他在哪。

  身为屋子的主人,却不能睡在自己的上,怪可怜的。

  青伦顿感亏欠,不知自己怎么了,竟然下了,来到灰豹前面…然后静静的躺在灰豹温暖的怀中,好像这样便能弥补他一丁点。

  他习惯浅眠,那是在遇上溥襄之前。

  青伦来到这个只有兽人和半兽人的世界的第二天,是被头灰豹醒的。

  青伦醒后立刻意识到这处境的尴尬,自己竟昏了头睡在布沙书身上!他大惊的弹起身,想要解释,布沙书却化成了人形,伸了个懒不在乎地问他:“想吃、什么早饭?”

  “啊、随便、什么都好…”布沙书从柜里找了盘果子和紫苏叶给他,上面铺了之前他见过的金色长草。

  吃后,青伦跟布沙书说:“布沙书,你教我你们的语言吧。”

  “兽人语?”

  青伦点头“嗯。”“好啊,可是,为、什么?”

  “我…总不能永远待在这部落的,始终得学会如何与其他人沟通?”

  其实他心里仍留有一丁点期望,这里是只是苏国的某个世外桃源,他走着走着,也许便能回到苏国了。

  就算他真的糊里糊涂的到了另一个世界,他也不会永远留在一个地方的,他是青伦,没有家的青伦,若这里没有他的仇人,兴许他可以圆自己单纯到江湖一回的梦。

  虽然和他定下此约的溥襄不在,但这个约他可以自己圆,不需那负心人在。

  武功他有,不敌也大不了一死,可他总不能在遇到其他兽人或半兽人时,连话也说不上一句。

  “你…不留在部落?”布沙书惊讶问。

  “不了,我喜欢。”

  “青伦…”布沙书的眼神看起来比昨天更失落了。

  “这部落就你一个人懂我的语言,你教教我吧。”

  布沙书没有再多说什么,直接回答说:“好。”

  接下来布沙书把兽人语和人类语共有的书藉都拿出来,一字一句的教导青伦。

  兽人跟人类本就有段时间共融共处,导致语言文字也变得有些相融之处,若够专注学习,半个月已足够青伦晓得如何和其他兽人和半兽人沟通了。

  一旦能够学会足够的沟通能力,青伦便带着自己的剑,准备离开这喀勒部落。

  “喀勒部落…永远是你的家。”临行前,布沙书脸失望的跟他说。

  青伦低眸心忖:我从来没有家啊。

  他父亲本是苏国文官,因涉文字狱而被先帝追捕,所以自他出生起,便过着东躲西藏的生活,就算是父母死前,将他托付于玄武派门下,他也从没有过一个真正的家。

  家,一个能让他安心睡觉的地方。

  “我没有家。”青伦淡淡回道。

  跟送别他的族人一一道谢过后,青伦转身便走,走得乾脆俐落,一眼也不留。

  布沙书跟他说,左边是孔雀族和其他小兽的部落,只要绕着金色草原走便可到达,那些小部落向来不外族人,但他是纯种人类,可能会有不同的待遇。

  青伦绕着金色草原,走了半天,终于看到布沙书所说的袅袅之烟,果然,不远处便有个小部落,不知这是不是布沙书口中的孔雀部落?

  他看过孔雀,在苏国的因成村,他一开始以为这小东西可爱无害,想要摸摸牠,却没想到被那头美丽的绿色孔雀啄了个小伤口。

  那时溥襄直笑他傻,没理会自己的弟弟溥睦正在被十几只孔雀追着,笑着拉他坐下,为他包紮伤口…那一幕此刻仍深深烙印在他的脑海之中,因成村的一花一草、村民,都似是最芬芳的气味般挥之不去。

  可惜,这只是一场虚幻的戏。

  “布沙书。”青伦回头对金色草原的长草堆中唤。

  果不其然,金色长草间发出一阵嘶嗦声,一只灰豹从里面缓缓的步出,化成了人形。

  ----

  青伦当然知道布沙书尾随自己已久,只是没料到他竟到现在还未肯离去,都老半天了。

  青伦叹气,道:“布沙书,别再跟着我了。”

  布沙书不肯:“我担心你,有屍人。”

  屍人即是青伦初来时攻击他的人形怪物,不是兽人,也不是半兽人,更不是纯种人类,它们四肢着地,以为食,一旦遇到兽人和半兽人便会攻击,因为动作迅猛,有时兽人也会来不及反应。

  据书中所描,屍人是在纯种人类消失后出现的,它们出没之处不定,数量也是一个,兽人只知它们来去无踪,加上曾有半兽人不敌被伤重致死之事,兽人跟半兽人均视之为天敌,只知道一见到它们便要立刻杀掉。

  青伦不以为然。“我会武功,而且…是生是死也是我的命。”

  布沙书开口便是二字:“我怕。”

  他的心意太明显了,或者说他从来没有隐藏过,他望着青伦的眼神总是含着脉脉情意,青伦怕极了这种眼神,总是故意避开,冷淡答:“布沙书,我不喜欢你,我不喜欢任何人。”

  布沙书又默了一会,可仍是没有离开,只要青伦往前踏一步,他便跟着踏一步。

  走了几步,青伦按捺不住,向布沙书挥剑一指,喝道:“你别再跟着我!”

  若眼前的不是是布沙书,这剑他早就刺了下去,布沙书救了他,教他在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,喜欢他…这些青伦都很感激,可除了感激,他不能再有别的感情了。

  “青伦…”布沙书眼眸一颤,似乎被这一剑伤到了,死寂的气氛在他们之间盘绕了良久,他才道出这么一句:“我不喜欢你的话,你能留在部落吗?在喀勒部落,我们族人会互相照顾,总比在外好…”“我喜欢独自一个!”

  “那我帮你在部落建个新的小屋,你自己住…”

  “我不需要!”

  每个人都说布沙书比其他兽人聪明得多,是全部落最聪明的人,可此时的青伦不敢苟同,他说的每一字一句,布沙书全都听不懂,讲不通!这是哪门子的聪明!

  青伦不想理布沙书了,反正说了,布沙书也会将他的话曲解,他要跟便跟,跟到最后,布沙书总是要回自己的部落,那里是他的,他不可能尾随自己一辈子的。

  正想继续自己的旅程,突然一阵强烈的号角声从喀勒部落的方向响起,似是在向四方发出什么警号。

  布沙书的表情立即变得警戒起来,转瞬又犹疑的望向青伦。

  “这是什么意思?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青伦连忙着急问。

  “部落受到攻击了。”

  “那你还伫在这干什么!还不快回去!”

  “可你…”“你快点变成豹,我和你一起回去救人!”青伦想也不想便答,见死不救可不是他的作风。

  得了青伦这一句,布沙书立刻化成了灰豹,以风一般的速度,奔回了部落,青伦紧紧抓着他的背,深怕慢了一秒喀勒部落便会变了模样。

  有了布沙书,回部落的路程便快多了,不消半炷香的时间,青伦便回到了喀勒部落,只见兽人们正忙着跟大批的屍人撕杀,可是屍人的数量太多,兽人们一个不小心,让数只屍人愈过了他们的防线,冲到了几个来不及逃走的半兽人面前。

  半兽人其实不是完全没有攻击力,只是远远不及兽人而已,青伦在那半个月的时候便听布沙书讲过,半兽人面对屍人,可说是不堪一击,就算他们有相当的攻击力,除非物种超然,不然绝对不会够屍人的快。

  快、狠,便是屍人最大的武器。

  很久很久以前,在人类消失之后,屍人第一次出现在兽人们面前之时,半兽人虽然奋力战斗过,却落得个死伤惨重的下场,那些失去伴侣的兽人便从此发誓,以后与屍人誓不两立——书上如此记载。

  只是他们再怎么防备,偶尔也会有此料不及之事,就像此时,族人本来准备好一个山让半兽人避难用,又有谁料到会有些半兽人来不及进去呢?

  那些面对着屍人的半兽人张牙舞爪,似是想要与屍人们来个背水一战。

  青伦从布沙书的背上轻轻一跃,便如乘风踏云般瞬间翻身落在半兽人们面前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离他们最近的几只屍人以剑封喉。

  布沙书也及时地将几只想要偷袭的屍人咬死。

  眼见原本平静和乐的部落变成战场,那些屍人又源源不绝,来势凶凶的,青伦最见不得人害人家离破散,心中怒意一起,便奔到最前线,一剑一个的把屍人杀掉。

  一扬剑,又有两只屍人倒下。

  好不容易,靠着众人的努力,部落中突如其来的屍人统统被除去,劫后余生的半兽人们跟自己的伴侣含泪相拥。

  “人类大人,真是太感谢你了!如果不是你,我是死定了!”宵亚——那个摇着狐狸尾巴的半兽人,他没有伴侣或是情人,所以便拉着青伦感恩载德的道谢,差点就要眼泪直跪下然后以身相许了。

  其他半兽人听到宵亚这么说,也纷纷跟青伦道谢,左一句人类大人,右一句人类大人,声声大人让青伦坐立不安。

  “叫我青伦就好。”

  宵亚重重点头,答:“知道了!青伦大人!”

  青伦无言。

  半兽人们本就觉得纯种人类是自己的祖先,现在更是纷纷把救命恩人青伦当成是神一样的存在了,说怎么也不让他走,一哭二闹,就差上吊了。

  青伦难抵他们的热情,想着先在这里住上一阵,等他们热情减退,知道他不是什么神啊大人啊七八糟的东西,便可以安心离开了。

  其他兽人们对他也算客气,但不管未婚还是已婚的,都紧盯着自己的人,深怕被青伦抢去。

  青伦为此失笑不已,在回布沙书家的路途上跟他说:“他们的醋劲好大,我又不会抢他们的人,真是白担心一场。”

  布沙书淡淡一笑,却是站在兽人们那边的:“喀勒部落的兽人们都很珍爱他们的伴侣的。”

  ----

  青伦感到这里面话中有话,扯开话题道:“半兽人也是男人,就算带着爪子利牙,面对屍人却毫无还击之力,着实可怜,我得教他们武功剑法,好让他们防身,再不堪也得懂些轻功,遇上什么事的话至少能逃。”

  “好,有你教他们,他们会很开心的。”

  青伦感觉自己掉进了什么陷阱,但是只要能不再谈儿女情长的话题,他都不在乎。

  布沙书含笑凝视他,好像只要他继续在他身旁,不管是何种方式,他都会足。

  青伦之前要离开部落,宵亚便已跟他说,布沙书很喜欢他,这是全部落的人都知道的事实,他一走,布沙书一定又会变成以前那样子。

  那样子?青伦好奇问,他倒是想知道以前的布沙书是怎么样的。

  宵亚说,布沙书因为聪明,性格又好,自小被当作是部落里的贤者,大家有烦恼都会找他商量,喜欢过他的半兽人多着去,他却一一拒绝,过着苦行僧的生活,每顿饭只吃三分,除非要去打猎,他整天便窝在屋里,闲时看看书,写写字打发时间,大家都担心他何时才会找到共渡一生的伴侣,直至遇上青伦,他的子完全变了,那昭然若揭的心情让大家安了半颗心,可青伦一直说要走,众人的心又悬了起来——布沙书的一落千丈他们都看在眼内。

  想到这里,青伦不苦笑了一下,溥襄负了他一片真心,他现在也要负布沙书的。

  世道,其实公平得很。

  忽地,青伦听见了什么不寻常的动静声,停下了脚步,警戒地四处张望。

  可那异动微弱得很,好像知道他察觉了,又隐去了,无声无息,彷佛那只是青伦的错觉。

  “青伦?怎么了?”布沙书见他如此警戒,也跟着环顾着四周。

  “我总觉得…好像有什么在跟着我们…”

  “没事的,那些屍人我们已经杀得一乾二净,也把他们的屍体都烧掉,你别担心。”

  “这…”即便如此,青伦还是不能放心,有阵气息告诉他,有什么在如鬼魅般躲藏着。

  “说起来,我们好像千多年未试过被这么一大批屍人突袭了…倒是偶尔会在打猎时遇到它们。”

  “喔?那么那些号角声是?”若这么多年没有过袭击,怎么又会有那号角声来提醒在附近狩猎的兽人,赶快回去保护部落?

  青伦真不敢想像,若没有那号角声,部落到底要死多少人。

  “我在读兽人的历史时看到他们曾经受袭的记载,想到虽然现在没有屍人袭击,但也该防着点,便让部落做了几个号角,叫人轮看守,还好有想到这一点,不然今天便…”说到这里,布沙书的眼里黯了黯。

  “他们都说你聪明,你果真不负他们所望,是你今天救了这个部落的所有人,他们该崇拜的人是你。”青伦不赞叹,心道以布沙书之才智,在苏国若不在将相之位,也会是一个不错的小县官,那么苏国的人民便不用再捱苦了。

  “我就一只小猫,有什么好不好崇拜的。”布沙书偷笑,开起第一次见面时的玩笑。

  青伦顿了顿,随即掐笑骂:“好啊你个布沙书,我叫你一次小猫,你竟记恨到现在…”

  就在他们笑着打闹的时候,一只不知隐藏了多久的屍人终于从树丛里扑了出来,以雷霆万钧之势往他们奔去!

  “小心!”布沙书率先察觉了,奋力将青伦推开,可也失去了变成兽型的机会,被那屍人在地上,一口便从他肩上撕走了一大片

  “布沙书——”青伦大喊,布沙书却动也不动。

  那口没让屍人足,它想要的是将布沙书整个拆骨入腹吃掉,却完全没有留意青伦正要从后用剑刺穿了它的心脏。

  屍人应声倒地,青伦连忙扑上前查看布沙书的状况,可他无论怎么叫怎么唤,布沙书双眼都紧紧闭着,不肯张开。

  布沙书左肩连着颈的一部份被那屍人狠狠的撕开了,血如注,将青伦的白衣青衫毫不留情的染红。

  “布沙书!布沙书!”青伦不死心的喊,如果换了是他受这样的伤,已是必死无疑,可他不知道这在兽人的世界是否也一样。

  “青伦大…人…啊!出事情了!”宵亚正想要来送些礼物给救命恩人,怎料一来便看到这个境象,吓得边喊“快叫巫医”边回头走。

  青伦按住那血不止的伤口,神情苍白,直至宵亚口中的巫医来到,才肯放手。

  ----

  布沙书被几个强壮的兽人抬到了巫医的屋子,巫医从柜子里拿了各种药草敷在布沙书的伤口上,用乾净的布包紮好,念了些什么,才得闲跟青伦说待:“伤口很深,但已经用上了最好的药草,照理来说应该没事,但安全起见,得留在我这里几天,毕竟是在人型时受这重伤,要小心调理。”

  “刚刚跟屍人战斗时,有些兽人也受伤了,可他们还好好的,怎么布沙书…”青伦不解。

  “人型时跟兽型时不同,脆弱很多。”这巫医知道青伦大概一无所知,体谅地解释。

  “没关系的青伦大人,菖蒲说没事,便多数会没事的了。”宵亚在旁安慰道。

  那叫菖蒲的半兽人巫医见青伦仍旧不放心,便让青伦留在这里直到布沙书醒来,青伦也当真寸步不离地守在布沙书身边。

  他自来到这个世界起,从没见过这么多血…布沙书…布沙书总是带着淡定的微笑,照顾他的起居饮食,让他以为一切都很美好,好得他可以放心离开部落四处游历…

  布沙书是为救自己而受这重伤的,思及此,青伦便觉得双眼痛得发麻。

  菖蒲见他如此消沉,安慰说:“兽人都是这样的,只要是为了自己心仪的人,都会拼尽全力去救,布沙书就算…也不会后悔。”

  青伦望向菖蒲,那一头浅紫长发的恬静男子,幽幽说:“你又怎晓得我…不想让别人因为我失去性命。”

  他是杀手,夺人性命已是家常便饭,但他杀的都是该杀的人…可布沙书…那么温暖的一个人,只不过是因为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,便受此重伤,昏不醒…

  “在我底下失过的生命虽然不多,但也够了,而且…”菖蒲顿了一顿,说:“而且,我也让自己的伴侣废了一只腿,你说,我晓得你吗?”

  “我说了多少遍,不许你这么想!”一个兽人从内屋步出,严厉又不失温柔的责备失落的菖蒲。

  那发黑白混杂的兽人右边小脚无力,不得不拿着木杖才能一步一步的走向菖蒲。

  “对了,忘了跟你介绍,这是我的伴侣,他叫里隐。”菖蒲说。

  “你忙了一个晚上,是时候休息一下了。”里隐忽视青伦,只顾着把菖蒲挪回房间休息,完全没作自我介绍。

  青伦也没在意,只诚心守在布沙书身边,等他醒来。

  他这一守,便是三天。

  布沙书一张眼,青伦在边抱剑守候的画面便映入眼帘。

  青伦已经三天不眠不休的守着,就怕自己睡着了,布沙书会有个万一。

  “青…伦…”布沙书三天没喝过水,口咙乾涸,说话自然也是哑的。

  听到布沙书沙哑的声音,青伦一时懵了,六神无主,好像被人点了一样,还是身边的宵亚反应得快,大喊:“布沙书!你终于醒来了!太好了太好了!菖蒲!菖蒲!”

  经过菖蒲仔细的诊察,布沙书没有生命危险,剩下来只需要好好疗养伤口便可以,嘱咐了照顾方式,给了草药,便让青伦带布沙书回去了。

  青伦本想要背起布沙书,被菖蒲阻止了。

  “你身是血,不乾净。”菖蒲说。

  青伦想也是,布沙书正是要养伤的时候,什么都得小心点,自己几天没换洗,身是血,确实不该随意触碰布沙书,可他在这里就只有这一件衣服,之前也是借穿布沙书的衣服…

  此时的宵亚觉得自己终于有用武之地了,他抱来一堆衣服,献宝似的跟青伦说:“青伦大人,我早说要送你些衣服,只是你这几天不理人,所以我也没有机会…不过我趁着这几天,照着你身穿着的服装的模样,造了几件差不多的,还有其他款式的衣服…”

  宵亚是部落里的最好织服师,靠织造衣服维生,因为兽人的衣服都要用自己的兽加上丝线织成,不然每次变身后都得毁掉一身衣服。然而因为过程复杂,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能力,唯有宵亚得天独厚,衣服织得又好又漂亮,连别的部落的兽人也偶尔会来找他造衣服,为他赚了不少又白又漂亮的骨头。

  他手上的这堆衣服,都是他认为最好的,最适合青伦大人的。

  青伦没有他们用来易的骨头,不好意思收这么厚重的礼物,正想拒绝,一旁的布沙书气弱的开口:“收下吧…这小子…连自己也是穿着最朴素的衣服,把好的卖给别人赚骨头,现在一下子送你这么多件…也是他的一份心意…”

  看着宵亚渗着祟拜、闪闪发光的眼神,青伦有点心虚的收下了礼物,在菖蒲家借了地方梳洗一下,换好衣服,乾乾净净地把布沙书背回去。
上一章   山崖下的兽人世界   下一章 ( → )
五夫一妻的幸克丝的隐秘生春丽的故事两代风情债我与63岁老日记我和妻子的事弟弟的女友我的母女花月满萱红心何在
麻雀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山崖下的兽人世界,本章内容为第二章屍人来袭的全文阅读页,山崖下的兽人世界最新章节免费阅读,页面无弹窗,访问速度快,山崖下的兽人世界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,尽在麻雀开元棋牌游戏下载_开元棋牌炸金花技巧_开元棋牌 下载网。